Google+ Followers

Google+ Followers

2011年9月18日

最近我也成了啊呆...
















贴湿的液体 躲在长满草枝的洞口里
当它们想涌出 那黑暗的洞穴时
却被背后的一股强烈的吸力 而拉回原地
影呈出若隐若现的景象
那股吸力 全都是在最上方的脑袋所给的自然动作

鼻涕...

(其实我也想搞清楚 明明知道很恶心的那鼻涕 为什么大脑会给我们这种要"保留它"的讯息 来让我们有这种自然反应呢 )ǒ︹ǒ 呕...
(难道是想说意味着要珍惜‘亲情’-“亲不离肉” @@?!)

sibeh辛苦!

但愿今天的回程不会加重,并且不会不小心到处“撒种”
Sorry 先╮(╯▽╰)╭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